鸽舍

I GAZE AT YOU

今天,我的ACC被抢了。

然后,我把他抢回来了。

于是我写下了这玩意儿。

一半是我的真实心情写照【好啦我就是矫情


注:虽然个人认为没有剧透但还是请没拿到游戏的同学谨慎点入?(大概会有些名词不懂,还有我会放一些图)捏造有

【主人公的名字为雨】

==========================

银白色的防壁性荆质装备牢牢地缠在了敌方的掠夺者——输送贰脚的前方鸟笼上。

“就是现在!”

在牵制住敌人的ウーヴェ的一喝之下,大家纷纷将武器切换成了火器,对着巨大的怪物的关节进行轰击。

枪林弹雨让输送贰脚的关节终于支撑不住,轰然跪在了废弃街的钢筋地上。

瞬间,所有人的耳边响起监视者(ACC)无机质的声音——


【敌方掠夺者一时行动不能,请进行追击】


“雨,趁现在!!”マティアス一边继续射击,一边朝着头戴式通讯器大喊之后,只听见一声冷冷的:“谢了。”

话音刚落,マティアス耳边就掠过了一道红色的荆棘,稳稳地钉在了输送贰脚的后方鸟笼之上。マティアス下意识地往一旁侧滚,抬起头来只见一道暗红色的轨迹从刚才他在的位置移动到了掠夺者的身上。

“喂喂喂喂,这是想撞飞我吗……?”マティアス这才心有余悸地背后一凉,接着通讯器里传来了ベアトリーチェ带着些微笑意的声音:“碰上ACC的事情,雨她就有些看不见周围了。”

“的确……今天的失误也比往常多得多呢。”マティアス想起上一次帮她苏生的时候,她一睁眼看着的并不是他,而是越过他看着鸟笼——不,是鸟笼里的“他”

“没办法,现在就该是我们这些伙伴帮忙支援她的时候了!”マティアス嘿嘿一笑站了起来。而ベアトリーチェ她则是看着攀在输送贰脚身上的雨,轻轻地说了声。

“加油啊。”


荆质装备紧紧地扎进了掠夺者的外骨素材里,雨牢牢地抓住了它,另一只手握紧了手中的小剑。

在她面前的是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鸟笼,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里面躺着的,是她的监视者——她的協汎者アクセサリ。

他闭着眼睛,仿佛是睡着了一样在鸟笼里一动不动,但雨的通讯器里却一直重复不停地响着一个句子。


“请救援。”


输送贰脚开始了颤动,一时地行动不能状态即将解除。雨举起右手的小剑,用尽平生的力气,狠狠地朝鸟笼的外壳刺了下去。

=====================================

一边注意着被完全破坏的人工掠夺者身上泄露出的Will’O,一边寻找回收资源的マティアス,偷偷地朝雨那里看了一眼。

身着白色西装的ACC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站姿,就像往常一样站在雨的面前。

“非常感谢您的救援。”ACC淡淡地说着。雨抬头,看着他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的表情,锤了一下他的胸口,笑着说:“你看我都亲自过来救你了,所以赶快去维修之后回来我身边!”

“是的。检查维修会在今天内完成,然后我将继续做为您的监视者,监督您是否尽心为北海道PT做贡献。”似乎被ACC不带感情的话很无奈,雨苦笑了一下,指了指传送机,示意让他先过去。ACC回了一句“了解”之后,便头也不回地朝传送机走去。

望着ACC的背影直到他被传送走,ウーヴェ走到了雨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而这时的雨已经顾不上临时监视者在一旁,摘下了她的墨镜,无声痛哭起来。

マティアス不好意思再偷看下去,他扭过头,刚好对上他的ACC的眼神。不知道什么滋味涌上心头,他想,雨会对ACC这么动情大概是因为她是个再教育出来的家伙,ACC就像她的导师一样吧。那个叫啥的,印随行为?反正他是没办法理解的。

不过,没有【她的】ACC在身旁的雨,果然还是,特别别扭啊。

拿起找到的可用资源,マティアス和ベアトリーチェ一起,朝着哭得一塌糊涂的雨走去。

====================================

临时ACC


在任务完成之前他都一直趴在地上,心疼死我了………………


看到这个我一下子哭出来了【嘀咕哭哭小黄脸.gif


欢迎回来;;;;;;;;;;;;;;


然后我决定给他,取个名字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啦,豆鸽!

评论(12)
热度(10)
你们懂的【。

关注的博客